窃贼的流水账

tip:窃贼


Benji的抽屉已经连续“失窃”三天了。东西一样都没少,只是被翻得特别乱。

“到底是谁在嫉妒我的才华?”Benji抱怨着,把手上的文件夹递给隔壁的Brandt,“连续三天,我都要被打动了。”

Brandt敷衍地报以歉意,随后打开文件夹。

“我的档案呢?”Brandt来回翻动着文件夹,确保自己没有遇到什么障眼法。

“什么?”

“我的档案。”Brandt将打开的文件夹拍到Benji的脸上,“我就不该让你保管这么重要的文件。”

“这重要吗?”Benji耸耸肩,“你再敲一份不就得了。”

“麻烦。”

Brandt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然后躺倒在办公桌上,“太麻烦了。”

<<<

Brandt对着复印机翻了个白眼,这倒霉玩意儿早不死机晚不死机偏偏这时候死机。趁四下无人,他忿忿地踢了一脚。

复印机动了一下,短暂的沉默之后,恢复了工作,印出一张黑乎乎的纸片。

“搞什么?”

机器运作的声响在房间里回荡,一张张纸片不间断地从复印机里冒出来,飘落到Brandt的脚上,直到全部覆盖。复印纸告罄,而复印机又回归到之前的罢工状态。

一句脏话卡在喉间,Brandt几欲吐血。

他瞪了复印机一眼,认输地蹲下身清理现场。

捡起一张复印纸,黑乎乎,再捡起一张复印纸,还是黑乎乎。Brandt将飞散的复印纸拢在一堆,第一张的颜色最浅,但还是近乎全黑的版面,有一些模糊可见的轮廓,有点像麦当劳的logo,不过更圆润一些。他将复印纸正过来倒过去,试图启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

一分钟后,Brandt宣告放弃。

他整理好这堆废纸,搁在一旁,也许可以废物利用。

“嗨,Brandt……!”

推开的木门猛地撞到Brandt。他避闪不及,只得揉着额头,一脸阴狠地看向Benji。

“我以为你被困住了。”Benji解释道,“复印机可是会变形的。”

“机子坏了。”

Benji瞥了一眼复印机,“真变态。”

“变态透了。”

“哦我是说指那堆……”Benji想了想,转了话题,“你真倒霉。”他说,“那怎么办?”

“十二层还有台复印机。”

“那不好用。”

“也比这好。”Brandt指了指复印机旁的废纸,“印出这么堆玩意儿。”耸耸肩,“也许你会感兴趣的。”

“我对男人屁股可不感兴趣。”

“男人屁股?”

Benji露出一副滑稽的表情,拿起一张纸递给Brandt,“你总不会以为这是麦当劳吧。”

“我也不会一眼就看出这是男人屁股。”Brandt道,“公司该多策划点联谊了,瞧这人可怜的。”

“不如说说你。”Benji比划了一下,“马上就要下班了。”他指了指Brandt的文件夹,“这档案你今天就要交吗?”

“该死的。”

<<<

填完档案整完附件的时候,离所谓的截止日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Brandt叹了口气,不抱任何希望地往Ethan的办公室走去。

“Ethan?”Brandt打开门走进屋去,与Ethan正巧地四目相对。

Ethan靠在椅子上,笑着看着他,“我等你好久了。”

“Benji把我的档案弄丢了。”Brandt露出无奈的笑容。他将打开的文件夹摆到Ethan的桌上,等着签名,“幸好你还没走。”

“Benji和我说了,让我再多等一会儿。”Ethan说,丝毫不遮掩语气中的笑意,“我还拿到了一份这个。”

“男人屁股?”

“男人屁股?”

Ethan重复着Brandt的词汇。

“七楼的复印机坏了,印出一堆废纸,Benji说这是男人的屁股。”

“他没告诉你……”Ethan想了想,转了话题,“你真倒霉。”他说,“那怎么办?”

“去十二层借了复印机。”

“难怪耗了这么多时间。”

“我真倒霉。”

“那怎么办?”

“给我在这儿签名。”

“就这样?”

“不然呢?”

“我还可以请你吃饭。”Ethan说。

评论(2)
热度(33)
  1. 吾漆甚美吾漆甚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

© 吾漆甚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