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之下

全境封锁au


他们是在第二天凌晨回来的。

Brandt少见地生着气。他仔细地确认了一遍屋外的安全后,便钻进书架后的密道往地下室走去,留下不明情况的Benji和一言不发的Jane。

“怎么了?”

Jane摇摇头。她摘下防毒面罩,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窗户早已被木条封死,看不见外头的一丝光亮。Jane沉默着,阴影也庇护着她。

“纽约是个大城市”Benji停顿了一会儿。他调整了站姿似乎想靠近Jane,但始终没有走出一步,“我们只是刚刚搜完曼哈顿,也许Ethan早已经逃到别的地方去了。”他摊开双手,一整日的等待让Benji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他动了动握着枪支的右手,“你知道他总是这样,让人很担心,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会好转的,Jane。”

“我们找到Ethan了。”Jane突然说道。

她张了张嘴,单词在她的喉咙里滚动,发出哽咽般的声响。

“Brandt……在暗区找到了Ethan。”她用双手捂住了脸颊,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倒在感染源边上,脸上、身上都是伤口。”Jane撩开耳边的碎发,深吸一口气,“Brandt说得对。”

“我们应该抛弃他。”

Benji说不出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呼吸。

“也许……”他嗫喏着,脑袋里转过几千种借口,心里也明白,在三个星期里带走了纽约市近800万人的绿色病毒不可能只对一个人失效。

但那毕竟是Ethan Hunt。

“我们把Ethan安置在一个街区外的房子里。他还在昏迷之中,需要大量的抗生素和食物……Brandt不同意在他身上消耗这些紧缺用品。Brandt说得对。”Jane小声地重复着。

“他总是对的。”Benji尝试着宽慰,“所以我们才能救回这么多人。”

“总有人需要做出选择。”Brandt从书架后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提着一瓶纯净水和几块压缩饼干,递给了Jane和Benji。他掰开一块饼干塞进嘴里,“吃的快不够了,还有衣服。”他迅速地瞥了一眼Jane,随后看向Benji,“明天我们往东边搜。”

“不如往东南。”Benji提议道,“可以经过超市,远一点的还有个私人医院,很隐蔽。我们可以在那里找到些药。”

Brandt紧抿双唇,看起来对这个提议并不满意。

“我知道放弃一个朋友对你们来说很难,但我们得去东边拿足食物和衣服。”在足够长的沉默后,他开口,“如果还有时间,我们再去医院。”

<<<

“Jane和Hanaway是后来进到队伍里的,这也是我第一次跟他俩合作。”Benji边说边拿起几盒药互相比对着,随后将有用的塞进自己的背包里,“Jane和Ethan一直不对盘,但她男朋友,Hanaway,就好说话多了。你认识Ethan没多久不清楚,Ethan比较喜欢单干,就像个人英雄主义的现实拟态。”

在外头望风的Brandt没有回复,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枪支,催促Benji尽快。Benji拉上拉链,将背包固定在自己身后,“Hanaway走后,情况越来越糟了。”

“他离开了?”

“……”

当Brandt因疑惑回头的时候,Benji已经赶上了他。他看着Brandt,干笑一声,“感染。”他拍了拍Brandt的后背,“Ethan和你不一样,没有选择最佳选择,所以我们看着他从感染到死亡,不过十几分钟。”

“后来Ethan也失踪了,幸好你出现了。”Benji检查了一下东南方的情况,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有时候,”Brandt看着四周喃喃道,“上帝不会这么做。”

<<<

“算是好消息!”Benji一边卸下身上的包裹一边对Jane说道,“Ethan的情况没有像……一样恶化。”他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他看上去只是失血过多。Brandt替他处理了下伤口,还需要做一些消炎工作。”

“幸运的家伙。”

说罢,她从Benji的背包里掏出食物和药品,整理出自备的一部分,便将剩下的塞回了背包里,“这些只够下面的家伙再撑一段日子,Ethan的必需品,我们另外再找。”

“水和吃的短期内都不必担心,只要还能出去就一定找得到。”Benji看了Jane一眼,“我担心抗生素。”他仔细地查看着眼前的三维地图,其中显示着几个警示区域,“净化者占领了大部分医院,光靠‘洗劫’私人医院撑不了多久。”

Jane思索着,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Brandt去哪了?”

“他去其他区域搜寻幸存者了。”

“之前我和Brandt一起行动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提议单独行动。”

“诚然Ethan是他找到的。”Benji不以为然地摊开双手。

“我不是在怀疑他,只是单独行动……”她少见地停顿了一会儿,“很危险。”

“不必担心,Jane。Brandt都不需要眨眼睛。”Benji打趣道。

Jane被逗乐了。她想起第一次见到Brandt的时候,她和Benji都以为Brandt已经死了——他躺在一堆人质里一动也不动,即使他们已经被成功解救。Brandt只是呆滞地看着空气,仿佛在他面前的是一群无趣的马戏团演员,而不是在和莱克斯帮火拼的救世主。

不,他们不是救世主。他们正在被拯救。

“我们会找到他的,Jane。”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Jane。”

“这不是你的错,Jane。”

Ethan失联后的第一次搜寻无果,Brandt站在地下室的入口,听着Benji安慰Jane的每一句话,手上还拿着水和食物。

“我能救你,”他看着Jane说,“Jane,我能救你。”

Brandt看着她的时候,就像是重新看到了希望。

“Brandt?”Jane打开通讯器,“时间差不多了。”

自他们连续损失两名队员后,Benji和Jane早已失去了白天行动的安全性。他们将行动时间定在入夜后至黎明前的几个小时里,搜寻食物和衣物等必需品,维持着最基本的生存。

“我在门外。”

刚传来回复,就听到屋外传来简单的暗号,Brandt一身狼狈地走进屋来。他倒在沙发上,装备随意地摆在地上,一股焦灼的怪味。

他拉开背包的拉链,倒出一大堆罕见的药物。Jane捡起一盒滚到她脚边的药物,留意到上面有黑黄色的痕迹。

“你去医院了?”

Brandt疲惫地点点头,“净化者不该出现在那。”

“Ethan会感激你的。”Benji拾起几盒药物,仔细地查看着说明书,“但是下次别这么做了。”他一屁股坐到Brandt的身边,“我可以掩护你。”

“没有下次了,Benji。我可不靠幸运过活。”

语罢,Brandt便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34)
  1. 吾漆甚美吾漆甚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

© 吾漆甚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