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阿狗 - 1 Hunt?

来自裤总的点梗,野狗家猫组合~

老三点:EBrandt;傻白甜;慎


·Hunt?

Brandt的小脑瓜子里来回翻滚着那几句脏话,但劈头盖脸袭来的河水让它只能从鼻子里呛出几声喵呜。湍急的河流正在将它从瀑布上方带往深不可见的悬崖底端,Brandt因此呛了好几口水。

它的后腿徒劳地蹬着空气,企图爬上掌下颠簸的木块。四溅的可怕水妖驯服了它杂糅的长毛,让它们无序地贴合着它的身体。潮湿黏腻的感觉让Brandt觉得它再也无法逃离这个鬼地方了!

忽地一阵猛烈摇晃,Brandt搭靠着的木块被水面之上的一块圆形巨石撞成碎片,随之而来的疼痛感几乎要将它撕成两半。Brandt随着其中一块较大的破碎木块在漆黑的水潭里不断地旋转着,它唯一能作出的反应就是死命抓住那块根本承受不住它身体重量的碎木块。

水流从高空坠落发出雷鸣般的巨响,有什么如同尖刺一般的东西抓住了它的左爪,将Brandt从泥沼一样的河水之中解救出来。围困的河水四散开去,仅留下一些固执的水滴紧贴着它的长毛,仰躺在地的Brandt最终得以从头晕目眩之中逃出生天。

它可能还有点喝多了……

腹部的饱胀感使Brandt翻过身来,吐出几口河水后,无意识地开始用爪子拨弄起自己的舌头。它睁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那些令人震惊的景色——雷霆万钧的瀑布连接着漆黑无比的深潭,倾泻而下的河水如同煮沸一般在不停地跳跃翻滚,发出的巨响犹如电闪雷鸣。

“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埋在乌云背后的金色闪电,迷人的词汇在它喉间滚动着,一点一点地钻进Brandt的耳蜗里。Brandt抬起脑袋看向声源,那是一只毛色杂乱、近似于小型狼狗一样的动物,翡翠色的虹膜和锋利的尖牙让它看起来就像隔壁家那只令人畏惧的尖叫鬼。Brandt觉得自己尾巴上的长毛都要被吓得竖立起来,它迅速挪动爪子往后退去。

对方看起来像是被自己吓坏了,仿佛它是白女巫手下的那些巫鸦一样,但它并不觉得自己的样子能有多可怕,苏姗女皇还曾为它授过勋章。

“我叫Ethan,有时候它们也叫我Hunter。”

“Hunt?”

Ethan缩起双爪体贴地往后退了几步,它点点头,没有留意到词与词之间的变化。Brandt对此颇为感激,冰凉的河水已经让它浑身颤抖不已,多一只狼狗对于它的精神康复可没有任何好处,不过Brandt似乎还没有留意到它与Ethan之间的交流为何会如此顺利。

它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长毛散开的舒适感仅维持了不到一纳秒便又覆盖回了别处。潮湿的毛发盖住了Brandt的双眼,Ethan留意到了这点。它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一顶麻布样的尖顶帽,才踏出一步,想了一想又缩了回去,随后抓住尖顶帽丢到Brandt的面前。

“你最好能到外面去晒晒太阳,或者你可以先用这个。”

对于Ethan的提议,Brandt犹豫了不到半秒就接受了。它用前爪将尖顶帽压在地上,低下头用脑袋来回蹭着略显粗糙的尖顶帽。这个姿势让它感到疲倦不堪,不过一会,Brandt便一脸虚脱地倒在地上,回忆起Julia帮它擦干身子吹暖风的日子。

Ethan凑近Brandt,从对方脑袋底下抽出尖顶帽,擦拭起对方湿漉漉的身体。后者被伺候得很舒服,从喉咙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Ethan才开口问道,“你怎么会从西部森林下来?”

“我正在和Julia玩捉迷藏。”Brandt惬意地翻了个身,声音含混不清,夹在瀑布之中,根本听不清楚,“我躲在一个大木盒子里,不知怎么地被一堆树木矮灌带到了河里,然后就掉下来了……我得回去了。说实在的Julia不能离开我太长时间,她还是个小女孩儿,我总得费心去照顾她。”它翻坐起来,让Ethan去擦拭它颈部的天然围脖,“对了Ethan,这是哪儿?”

“这里是大锅潭。”Ethan停下来指了指瀑布上头,“那儿叫做西部森林。”

“大锅潭?估计离Julia家远得够呛。嗨,你听过崖止吗?”

“我可没在纳尼亚听过这个名字。”

“纳尼亚?”

Ethan停顿了一会。思考时,它用尖爪搔挠着下巴。

“我知道了。你是从空物大陆的奇妙衣橱城来的吧?”

“空房间里的衣橱?没错,它闻起来就像苹果。”【注1】

“纳尼亚的子民都知道,我们的国王和女皇们就来自那儿,他们肯定也知道回去的路。”

语罢,Ethan环顾四周重新打量了一番大锅潭的景色。这里有水有野果,只要不乱走大抵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打定主意后,Ethan收回了自己的尖顶帽,它用爪子拧走帽中的水分,“不过依照目前情况来看,你最好先在这儿呆着。等过几日我回来了,和你一起回凯尔帕拉维尔城堡。”

“你现在不回凯尔…凯尔噼里啪啦城堡吗?”

Ethan转身将尖顶帽塞进腰侧的牛皮包里,Brandt这才留意到Ethan身上挎着一个棕红色的牛皮包,皮包外还别着一把银色的短剑。

“我奉彼得国王之命前往地下世界取红宝石果汁。”仿佛还怕Brandt听不懂一般,Ethan边比划着边说,“纳尼亚每年圣诞节都会用到红宝石果汁,它能让纳尼亚下糖果雨。”

糖果雨。

Brandt觉得他应该给Julia也带一杯果汁回去,她会很高兴的。

“你能带我一起去吗?”

Ethan沉思着,发出不明意义的声响。

“地下世界在哈方城和巨人城之间的小石缝里,由女王陛下掌控着。”它一爪环胸一爪支着下巴,随后低头看向Brandt,露出一副担忧的模样,“我不想显得无礼,但纳尼亚的狐狸口碑并不怎么样。”Ethan连忙又添道,“血统的关系。”【注2】

“我不是狐狸。”

Brandt上前几步,在Ethan面前转了一圈,露出它的黑色眼圈与爪垫。它颈脖处的长毛细软又有层次,尾巴处则是蓬松柔软。

“缅因猫你听说过吗?”

“缅因猫?”

“那猫呢?纳尼亚有猫吗?”

“猫?”

“好吧,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显而易见了。”Brandt叹了口气,它用爪子挠了挠地面的细沙,“我还能跟你去地下世界吗?”

“当然。”Ethan伸手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短剑,“我能保护你。”它顿住转身的脚步,回过头来看向Brandt,“随带一提,我是恐狼,来自中部的战栗林。”

“什么?”Brandt愣了一下,稍后才反应过来。

“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公平。”

四肢着地的Ethan以极快的速度往一条小径疾驰而去。它立在路口回过身来催促着Brandt,“快点我的小猫咪,准备好开始你的奇妙之旅了吗?”



注1:

来自真人世《纳尼亚传奇1》Lucy和Tumnus初遇时,Lucy说“Well, I was hiding in the wardrobe in the spare room”,Tumnus后来称呼Lucy为“from the shining city of War Drobe in the wondrous land of Spare Oom”译为空物大陆的奇妙衣橱城

注2:

同样来自真人世《纳尼亚传奇1》海狸说狐狸“you look an awful lot like one of the bad ones”狐狸回答“an unfortunate family resemblance. But we can argue breeding later”

评论(4)
热度(23)
  1. 吾漆甚美吾漆甚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

© 吾漆甚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