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律师

这大概是几年前的坑了,今天竟然给我码完撸~!


“Wait,wait!”

Mike迅速地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走到Harvey的面前,伸出双手意图拦住对方的即将迈出的下一步,在Harvey挑起一边眉毛的同时Mike开了口,单词一字一顿,似乎对方说了什么非常不可思议的事,而事实上那的确非常不可思议,“你是说你现在要去和Tom Keller打网球?”

“如果你得了突发性耳聋,请立即带上你的细领带搭车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就诊。”

他小幅度地扭了扭脖子,Harvey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扬起嘴角勾出一个充满讽刺的笑容,然后伸出左手用手腕抵着对方的小臂,“不准带你的小书包,拿上文件直接跟我走。”

Harvey朝着Mike站立的方向摆了一下脑袋,将踏出去的脚尖又收了回来,身体也跟着又转了180度,正对上走到桌边整理文件的Mike。他伸手从桌上的笔筒里拿出一支钢笔,放到Mike的耳下,挑掉了白色的耳机线。Mike似乎受了惊吓一般地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对方露出难得一见的哈士奇笑脸,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嘴角勾着,脸上却没什么笑意。

“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戴着耳机听我说话,我就连着你的耳朵一块挑下来。”

“这可是The Way I Are[1]。”Mike拾起被钢笔挑落的耳机,拿过一头递给Harvey,“Come on,Andie[2]。”

“这铃声太不适合你了[3]。”Harvey顺势把Mike耳朵上的另一只耳机扯了下来,绕了几圈然后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转过身朝着办公室门口做了一个丢飞盘的动作,“Puppy,Puppy,快去把文件捡回来。”

“Oh,Lila,你要搬家了么?[4]”抱着一叠文件的Mike走到门口才想到回嘴的话,他站在门口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文件。

“一只小狗只有在什么都不干的情况下才会受到表扬[5]。”Harvey走过Mike身边的时候,朝他歪了歪脑袋,张大双眼并且扬起嘴角,一副装可爱的表情。

“金发男爵[6],我要和你进行空中对决。”Mike对着Harvey的背影喊了一声。

坐在一旁的Donna转过身来看向Mike,“我的内心在上司的撩拨和助理的欲望中破裂了。[7]”

“Donna,你什么时候知道的?”Mike有些别扭地上下左右晃荡着眼神,右手却还故作潇洒地架在Donna的柜台台面上。

“Harvey的事我可比谁都清楚,我和他‘结婚‘七年了。至于你嘛……”Donna的右手叠在左手上,双手环在腰间,一副过来人的表情,“一眼就够了。”

“嘘!”

Mike赶忙转过头去,伸出食指抵在唇间,脸颊已经烧了一半。

Donna朝着还想开口问些什么的Mike伸手做了个STOP的手势,然后拿起手机看了眼刚收到的即时短信,“Harvey说,如果电梯开门的时候你还没到,你这个月的工资就完蛋了。”

Mike只得低声抱怨几句,然后迅速地抱着文件朝着电梯间赶去。

Harvey站在电梯间等着他,其实也不算是在等,因为Harvey正对着电梯门旁若无人地检查着自己的着装,表情没有烦躁反而充满了休闲感。在随着一声叮的声响,Harvey才朝着打开的电梯门慢慢地走了进去。Mike朝着Harvey小跑了两步,却看到Harvey突然转过身来,双手撑开逐渐合拢的电梯门,朝他挑了挑左眉。

“下次想约我打网球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别教唆你的客户朋友。”

Mike兴奋地又向前走了两步,“我直接约你打网球你会答应么?!!”

对方眯起了双眼,抿着嘴露出一个假笑,伸出右手放在Mike的胸口,轻轻地推了一把,待Mike往后退了几步站定后才幽幽开口,“当然不会。”

Harvey等着电梯门快合上了才又添了一句,“别让你的老板在私家车里等你,迟到的话你下个月的工资也完蛋了。”

Mike无奈地摆了摆手,看向旁边的电梯,时间凑得正巧,电梯正在向他敞开大门,然而Mike才刚刚往前跨了半步,就看到一个不那么惹人喜欢的身影猛地蹿了进去,站在电梯里的男人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语气平和有礼。

“噢抱歉,Harvey的金童,这部电梯佳人有约了。”

“Louis,不是吧,专挑这个时间?”Mike摆了摆双手,走进电梯里,“你把我半个季度的工资都损完了。”

“你要时刻记得Tom的单子可是我给你的。”

Louis伸手示意自己再用食指点了点Mike的鼻子,他抽空摁下了所有楼层的电梯按钮,“年轻人要学会感恩。”

“感恩?”Mike朝对方翻了个白眼,“你教唆我吸大麻,还害我差点被Harvey开除了。”

“得了吧,把Tom转手送给Harvey的时候你可得意了。”

Mike感觉Louis嘴里的醋味泛得整个电梯仓到处都是,他忍不住用手中的文件夹扇了扇空气,Louis却不自知,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我倒是很怀念那只白天鹅打网球的日子,他现在可金贵得很。”

“嗯……关于你上次说,”Mike砸了咂嘴,发出了不令人感到舒服的声响,他停顿了一会,期间使劲地搓着自己的衣角,“和Harvey一起打网球这事……”

Louis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Mike,“你又想套我的话?我是不会上当的。”说完便在下一层离开了电梯,走到了另一边。

Mike挑了挑眉毛,抬手看了看手表,上帝啊,他大概能猜到他等会会死得有多惨了。Mike几乎是在电梯门响的那一刻就冲了出去,速度之快让他觉得像是从缝隙之间挤了出去,肩膀被削掉了一半。

“我亲爱的Julia,你几乎迟到了一辈子。”

倚在车边的Harvey一手插兜,一手捏着手机,不知道在和编号几的美女客户调情,双脚交叉,半倾了身子倚在门边,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一双深秋色的眸子来回地打着璇儿,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他的声音抑扬顿挫,听起来就像在唱歌剧。

Mike远远地瞥了他一眼,暗自松了口气。Harvey今天的心情很不错,单从他倚着车门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来,估计还会有他解释的时间。

“是Louis。”

“我可没时间听你解释。”Harvey回过身钻进车门里,“要么进来,要么滚。”

Mike连忙绕过车尾,钻进另一扇车门内。


<<<<<<<

Tom会对Harvey这么感兴趣,起码要把百分之九十的原因归结于Mike,要知道Tom从未见过Harvey——他并没有什么大案子而对方似乎也没有见他的意愿,Tom对他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一只中年花孔雀的模糊印象中。

几乎要耗尽一瓶发蜡的大背头,两颗美人痣,和一身昂贵的三件套,纽约最好的终结者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模样。Tom甚至没来得及细细打量对方,就随手将报纸丢到了一旁,他只是隐约记得那人眼中有笑意。

“这就是Harvey Specter?”

Tom挑高了尾音,他有点意外这位纽约最好终结者的长相,和他印象中不太相符,有点…有点太漂亮了。也许他不太上镜,Tom不由地想道,报纸上可没说那一双深秋色的眼眸能把你盯得兴致盎然。他忍不住挥了挥手中的网球拍。

“Mr Keller,你要是直接将球场照片发给我,也许就不用威胁我来这儿了。”

Harvey依旧穿着他那套三件套,像是从杂志上走下来一般,站在骄阳烈日之下毫不动摇。他双手插兜,来回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这可比几年前的杰森卡球场棒多了。”

“你也比Mike提到的那个Harvey有趣多了。”

Tom朝Harvey眨眨眼睛,对方只是抿嘴一笑,瞥了一眼Mike反问道,“他怎么提我?纽约最无良的上司?”

“噢可不止,他说你有一个漂亮的屁股……”

Tom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Mike猛地一下捂住了口鼻,他讪笑着看向Harvey,并试图用狗狗眼弥补这个过错。

“话倒不假,有兴趣可以试试。”Harvey挑高了他的眉毛,一副享受称赞的表情。

在Mike的怒视之中,Tom坦然回道,“有空排个档期。”

“更衣室!”Mike在两个人饶有兴致的对视之间喊道,“我要带我的上司去更衣室,好好享受生活,Mr Keller。”

“看来我被自己的律师威胁了。”Tom笑道。

还想说些什么的Harvey识相地瘪了瘪嘴,Mike拎起包裹往球场另一边走去。Harvey一开始只是跟着Mike的步子,就好像跟着一个无关紧要的引路人,快走到更衣室的时候,他却忽然笑出声来。

Mike转过身来瞪着Harvey,他的耳朵冒着红色。

“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和他调情!”

“我做什么可不用向你报告。”Harvey挑了挑眉毛,他实在是很适合这种得意的表情,“免费的课外教学,让顾客对你有好感绝对没错。”

“谁不喜欢Harvey Specter。”Mike阴阳怪气地说道。

“就是这样。”

Harvey装模作样地耸了耸肩膀,然后继续玩着他的手机。

Mike白了他一眼,打开衣柜换起衣服来。当他解开第三颗纽扣的时候,Mike这才想起来Harvey并没有带额外的包裹,这要不意味着他将衣服塞进了Mike的包里,要不就意味着对方根本没有打网球的意思,显而易见,后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你怎么不换衣服?”

面对Mike意有所指的问题,Harvey的眼神甚至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手机屏幕,他的语气总让人觉得他永远是对的,“Specter课外教学第二节——你得明白自己的身价,至今我还没有签到能逼我脱下这身衣服的客户。”

Mike有些吃惊,不是为Harvey的话,而是为了自己的计划,虽然一早就被Harvey看穿了,但他还是在浴室“偶遇”Harvey这件事上倾注了极大的希望,又或是更衣室里的匆匆一瞥。要知道自从Louis提过Harvey也曾低声下气地陪着客户打球这件事之后,Mike的脑子里就时常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被水流打湿的额发挣脱后压的力道搭在额上,裸露着的微红的上半身还冒着热气,那个总是用美金将自己裹得紧紧的Harvey,现在腰上只围着一块白色的浴巾。


“我的好男孩,帮我拿个吹风机。”


还未从臆想中返回现实的Mike一转头就看到一双放大了数十倍的眼眸,满盛笑意的眼眸,Mike的脸上还挂着傻愣的笑意。

“喔噢喔噢,看来我们的金童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事啊。”

故意拖长的尾音,Harvey笑得恶劣。他用手机支了支下巴,由下往上地盯着Mike看,“我可没有耐心等你。”


<<<<<<<

Mike换好服装走到运动场,远远地就看到Tom一脸失望地朝他摇摇头。Mike耸了耸肩膀表示无能为力,然后认命地走到了Tom对面。

“Hi men,我承认我们是好兄弟。”Tom朝他喊道,他用网球拍指了指一旁的Chase,“可是你的球技实在太烂,就给我和Chase一点私人空间吧。”

Mike垂头丧气地往外头走去,Harvey意外地没有嘲笑他,只是推了他一把。这不常见,Harvey十分不喜欢和人类进行肢体接触,当然如果对方是个性感美人就例外了。

“Harvey?”

“真丢我的脸。”

Harvey说道,他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空地,“站那儿去,给我练好发球。”他伸手握了握Mike的右手,调整着对方握球拍的姿势,声音暧昧地缠绕在Mike的耳尖,“我只教一次,所以你最好听清楚了。”

这种悉心教导属下的动作差点让Mike当场哭出声来。

“我教过你,注意看我怎么做,然后学着点。”


我的视线可没离开过你。


Mike想。

“这位女士,你是在盯着我的屁股看么?”

Harvey的声音把Mike拉回了现实。他猛地回了神,身子抽搐了一下,Mike先是大喊了一声,迅速地拒绝道,“不我没有!之前可能在看,但是,”之后Mike的解释就变得很糟糕,当然他的心思并不在嘴上,“……好吧现在又看了,好了,不看了。”

“你不觉得汗黏在身上的感觉很不好受?”

Harvey将声音压得很低,就像空气一样擦过脖颈。不可否认,这样的起音的确很让人享受,只是Harvey更适合高扬的音调,餍足的、带着一丝得意的。

“你的意思是现在是要去洗澡么?”Mike的眼神里闪过一些画面,像雪花一样。

“你再多问一句我就要开始计费了,我的价位是每小时一千美元。”

Mike拽过Harvey用力地吻了对方一下,接而转头往Tom那边喊道,“兄弟,先借我两千美金!”

“真是个穷小子。”

Harvey笑道。


【1】曾出现在《舞出我人生2》,Moose第一次跳舞的背景音乐

【2】《舞出我人生2》女主角

【3】Andie对Moose说过的台词

【4】金发女孩莱拉因为搬家而将史努比送还给戴依兹希尔狗园/史努比曾经扮演过律师

【5】史努比主人查理布朗的语录

【6】史努比最讨厌的人,红色男爵,一战德军王牌飞行员,史努比经常幻想和他在空中对决

【7】史努比,露西,我的内心在建设的欲望与破坏的欲望中破裂了


评论(5)
热度(33)

© 吾漆甚美 | Powered by LOFTER